走過三十年 人藝《嘩變》再登臺

2018-10-02 09:4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10月2日電 (記者 高凱)清一色男演員,幾乎不變的場景,高度密集的臺詞——10月1日晚,中國話劇史上排演外國劇目的一代經典作品《嘩變》再度登上首都劇院的舞臺。

  1988年,描述軍事法庭對凱恩號戰艦嘩變的審判過程的經典作品《嘩變》被英若誠翻譯成中文,首度由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出。這部表演難度極高的話劇要求演員要具備扎實的臺詞基本功及高超的語言塑造能力。當年的任寶賢和朱旭,在這部“最難”的話劇中奉獻了殿堂級的表演。

  2006年,重排版的《嘩變》上演,曾經飾演艦長魁格的朱旭,開始以藝術指導的身份出現在主創陣容,曾經的副導演任鳴擔任重排導演,馮遠征、吳剛、王剛、王雷等中青年演員接過這部已經贏得無數贊譽的經典名作,到今天已經過去12年。

  半月前,《嘩變》開票消息一出,隨即就全部售罄,不少觀眾只能期待下輪能夠一睹這部話劇的魅力。《嘩變》的三十年已經成為一種話劇現象。

  任鳴稱,“觀眾喜歡看優秀的話劇,也喜歡看優秀的演員。”他認為,如今的《嘩變》是北京人藝對于經典傳承的一個優秀的示范,“什么是好的傳承,就是不止傳承人藝的風格,還要傳承人藝的精神。我在馮遠征、吳剛、王剛等這些演員身上就看到了這種精神,他們有對于人藝的責任和使命。”

  沒有場景變化,整個舞臺就是一個軍事法庭的現場,演繹著被告、原告、檢察官、辯護律師與證人間,絲絲入扣的質詢,充滿機鋒的唇槍舌戰。整部戲全靠演員的語言來支撐,因此《嘩變》也被稱為話劇舞臺的教科書與試金石。

  能夠走進《嘩變》劇組的演員無一不認為自己是幸運的,就如飾演魁格的馮遠征,他對于12年前的場景還歷歷在目。“那會兒對于我們幾個來說,正是最好的時候,我們的年齡、閱歷、演技都趨于成熟。更得天獨厚的條件是老藝術家們都在,朱旭老師是我們的藝術指導,他曾給我講,當年赫斯頓導演是如何說這個角色的。他傳遞的是對于角色的要求,而對于臺詞的處理,則希望我按照自己的方式。這就是讓我們得到精髓,但又不去模仿。”馮遠征說,“我們在《嘩變》中繼承的不只是老藝術家們留下的戲,更是他們做人做戲的傳統。”

  作為同時出演兩版演出的吳剛,從前一版的瑪瑞克到現在的格林渥,他與《嘩變》一直在一起經歷和成長,“1988年《嘩變》排練,我站在門口看,后來因為劇中老演員的身體原因,我曾經準備過格林渥、基弗兩個角色,但是后來沒有上場,最后我出演了劇中的瑪瑞克。到了新版,我接過了格林渥,真的是為此準備了十幾年。演出是閱歷的疊加,所以我們每一次都會跟原來不一樣。但是一樣的是對于舞臺的敬畏。每次站在舞臺上,我都跟自己說,不能丟人藝的臉,不能丟我們前輩先生們的臉。”

  《嘩變》臺詞的密度之大,難度之大,讓演了多年的演員仍感壓力。演員們說,演別的戲,到了六點半化妝間都還有人,可是到了《嘩變》,根本找不到人,原來大家都各自找一個角落去默詞兒了。

  飾演查理的王剛透露,每逢演出,自己在家要默三遍詞兒,再加上晚上的演出,感覺一天要演四遍。“真是又想演又怕演。”“十二年前接到這個角色,我心想這樣戲,詞兒能說好就不錯了,還需要演的精彩,真的是磨練演員。”

  該版的瑪瑞克飾演者王雷從自己的上一個本命年,演到了又一個本命年,“當年自己還是剛入院不久的青年人,上臺還在展示自己的嗓音,聽著朱旭老師講的話還懵懂。但看著哥哥們的演出,加上自己的磨練,到了今天逐漸理解了。我在一點一滴的改變,也許觀眾現在還看不出來,但是我希望這種積累能夠量變引起質變。”

  據悉,本輪《嘩變》將連演十場,直至10月11日。(完)

作者: 編輯:即時新聞
凯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