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音樂IP影視未播先火遭碰瓷 搭檔方文山

2018-09-20 10:07  來源:紅網綜合

  日前,有消息報道周杰倫音樂IP《告白氣球》同名電影立項,有媒體提及周杰倫或將參演,該消息也在令歌迷紛紛興奮不已。不過,這個消息很快被方文山澄清辟謠:“這個電影《告白氣球》,跟我們毫無關系,杰倫不會出演,電影也不會有我們寫的“告白氣球”當主題曲,總之,跟我與周同學一點關系也沒有,我們現籌拍的是與愛尚娛樂(愛尚傳媒)合作的“蒲公英的約定””。

  周杰倫《告白氣球》同名電影“被立項”?方文山澄清辟謠:與我們音樂IP無關

  9月10日,據國家電影局劇本立項公示顯示,目前《告白氣球》已經通過備案,同意拍攝了,由卓然影業立項出品。《告白氣球》電影立項概述:講述了兩名高中同窗,中學開始就產生了懵懂的愛情,大學4年異地戀加上畢業后的迷茫最終讓他們之間的愛情無疾而終……隨后有不少自媒體和媒體紛紛報道周杰倫《告白氣球》電影立項了,有報道還提及周杰倫將參與。

  對于該消息,很多粉絲也很興奮和期待,不過,現在看來,這又是一次對周杰倫的“碰瓷行為”。昨日,周杰倫黃金搭檔,也是《告白氣球》作詞人方文山在微博正式申明澄清否認:“電影《告白氣球》,跟我們毫無關系,杰倫不會出演,電影也不會有我們寫的“告白氣球”當主題曲,總之,跟我與周同學一點關系也沒有,我們現籌拍的是與愛尚娛樂(愛尚傳媒)合作的“蒲公英的約定””。據悉,方文山早前與愛尚傳媒宣布合作計劃將《三年2班》、《蒲公英的約定》、《愛在西元前》等音樂IP進行同名影視劇改編的計劃,而且還成立愛尚文山流擔任CEO,親自參與這些他與周杰倫的音樂IP同名影視劇改編創作。而就在上個月8月底,愛尚傳媒也還正式發布與芒果影視聯合啟動《蒲公英的約定》超級音樂IP青春大劇,而《蒲公英的約定》音樂詞曲作者、愛尚傳媒最強創意顧問及首席文化官周杰倫和方文山,也都聯袂齊聚出席見證,兩人還現場互相調侃:“文山演[蒲公英],我演[約定]”。

  現在看來,《告白氣球》電影并非周杰倫與方文山音樂IP的同名電影,與周杰倫方文山以及《告白氣球》音樂都無關。早前也有媒體報道類似現象,市場上還有其它影視立項及作品,雖然影視名字與他和周杰倫創作的音樂作品同名或者名字相近,如《AI在西元前》、《三年二班》等影視,但也均不屬于周杰倫和方文山音樂IP同名影視劇改編的合作授權范疇,周杰倫和方文山也均未參與。

  韓寒旗下作家也遭遇類似“IP盜名”知名作品“名字權”如何有效保護?

  《告白氣球》是由方文山作詞,周杰倫作曲并演唱的歌曲,歌曲發行與2016年6月24日,收錄于專輯《周杰倫的床邊中》。歌曲發布不久就拿到了Billboard Radio China的10大金曲獎,并且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高達1億多,大家都清楚國內的影視,音樂作品很難被外國人接受并且喜歡,所以當這首歌播放量上億時,杰倫也是小自豪了一把了,在個人ins上發破億截圖并配文:“138947399viewers!Thanks all my fans.let‘s go to 200M,他還解釋為什么要用英文發,因為要嚇嚇外國人,不是只有他們的MV能破億的”。可以說《告白氣球》這個歌名以及這四個字屬于平常非常用的組合詞匯,但因為周杰倫的歌曲演繹,《告白氣球》也成為一個大眾耳熟能詳的熱門詞匯,并賦予周杰倫方文山音樂作品的一種既定印象,一提到《告白氣球》大家就很不自覺會聯想到他們的音樂,為此,這或許是某影業公司想用這個名字作為電影立項的原因之一,以此造成大眾和誤導,以及對周杰倫的一次“碰瓷”消費。

  早幾年,韓寒公司旗下知名90后青年作家張皓宸也遭遇類似“侵權”,并發微博怒斥“IP被盜”進行維權,張皓宸在2014年創作的個人故事集《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是,2015年2月公開書名,3月公開預售,4月8日正式出版,暢銷120萬冊。但是2016年該暢銷書名《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同名影視劇卻在未獲得作者授權的情況,被某公司用于同名《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的電影立項,與今天周杰倫知名音樂《告白氣球》被電影立項的情況如出一轍。后來,張皓宸這部暢銷書要改編成影視劇的時候,在電影立項時只能無奈做一些名字調整,多了一個逗號改成《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為此,韓寒發微博力挺作者張皓宸的書名“維權行為”,并調侃這種IP被盜的行為會讓作家“自己山寨自己”,還笑稱自己將來只能拍《三重門之正宗》、《他的鍋》了。據國家電視劇劇本立項公示顯示,作為周杰倫方文山《三年二班》官方獨家影視改編合作方愛尚傳媒也作了立項,但名字變為《三年2班》,估計也是遭遇《三年二班》名字被其它公司搶先立項的緣故。

  而眾所周知,周杰倫和方文山兩位華語樂壇跨時代的偶像,創造了《雙節棍》、《愛在西元前》、《三年二班》、《青花瓷》、《東風破》等而知名音樂,很多音樂歌曲也成為幾代人的青春記憶,而這些知名歌曲音樂作品的名字,甚至其他知名作家的小說等文學作品的名字,是否有同名影視保護機制?目前在法律上也是遭遇一個“盲區”,目前國內影視立項的影視名稱,是不要版權授權,為此也給很多“不當競爭”“別有意圖”的影視公司有可趁之機,不少提前搶注熱門音樂、作品的同名影視立項,雖然這類行為終究只能博取短期關注,因為原IP作者若不參與,這樣的行為也將令市場和這些IP受眾的反感和唾棄,畢竟IP能成為IP,能有IP價值,不僅只是名字知名度而已,更是因為這些IP受眾與作者、IP內容本身早已建立一種不可切割的情感,脫離作者和IP內容,這種情感和價值就很難獲得延續和升華。

  這種“趁IP”行為終究會是一種“徒勞”,甚至會給自己帶來很多“反作用”。而且還會給這些“知名IP”以及原作者也造成了很大的市場誤會和苦惱,而是否有法律救濟機制可以保護這些作者的作品同名影視的“名字權”,也是值得行業探討。否則就真如韓寒所調侃的那樣:“這種IP被盜(影視立項)的行為,會讓作家‘自己山寨自己’,自己將來只能拍《三重門之正宗》、《他的鍋》……”。

作者: 編輯:肖珊
凯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