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共譜一出戲—— 記貴州省花燈劇院

2015-11-05 14:45  來源:貴州文化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家里要是有多位老人,可謂是家有多寶,貴州省花燈劇院就有一支讓人羨慕的“家多寶”主創團隊。

  三位老人一臺戲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出戲,沒想到三位老人在一起,也能湊出一臺戲。

  一個劇目的創作一般有兩段重要過程,我們稱之為二度創作。編劇創作劇本是一度創作,導演組織劇組各部門共同完成編劇筆下的形象傳遞是二度創作。因為工作方式的特殊性,對主創團隊是一種考驗。在創作過程中各部門會有多次、反復的理念碰撞,因而可能會產生分歧,但更多的是會增加彼此的信任。《楓染秋渡》編劇鐘聲老師(貴州省著名劇作家)、導演潘偉行老師(著名戲劇家,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花燈唱腔設計張啟賢老師(貴州省著名音樂家、國家一級作曲)在《楓》戲長達十年的打磨中,因對藝術執著的追求、相似的人生閱歷,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彼此情投意合惺惺相惜,三位年近耄耋的老人約定,還要再創作一部新戲!

  為此,花燈劇院的創作隊伍跑遍了貴州很多地方,例如具有典型貴州文化特征的烏蒙山區、苗嶺、武陵山區,找了很多貴州元素的素材,如遵義辣椒、湄潭茶葉等等,但總是難以讓大家都滿意。沒想到偶然的一次赴思南演出,卻不經意間發現了他們苦苦尋覓的題材。

  烏江流域自古以來就是川鹽入黔的重要通道,當地老百姓多數以運鹽為生,險惡的烏江兩岸讓運鹽人生存得異常艱苦,思南縣城可算是船工背上背出來的一座城。在這種條件下,思南人依然擁有樂觀、勤勞、不屈的精神,深深打動了劇組。導演潘偉行認為,現代人什么都不缺,吃得好穿的好,缺的就是一種精神追求,思南精神正是值得提倡和宣揚的。這個觀點讓主創團隊一拍即合,講述思南鹽號故事的花燈戲《鹽道》就這樣誕生了!

  烏江號子和“歪屁股船”

  談到《鹽道》的創作,還有兩位年過六旬的專家不得不提,貴州省著名作曲家、國家一級作曲楊小幸老師和貴州省著名音樂家,國家一級作曲鄧承群老師。

  2013年省花燈劇院攜大型花燈戲《楓染秋渡》前往花燈之鄉思南演出,當地領導把主創團隊帶到了有著1400年歷史的安化街周和順鹽號舊址。這棟始建于清光緒年間的老宅,至今已傳過六代人,正廳窗扇上“創業維艱、守成不易、惟忠惟孝、克勤克儉”的箴言翠綠如新。院子里停放的那艘古老的“歪屁股船”,讓這兩位音樂家的耳邊響起了陣陣烏江船工號子。

  烏江素來有“灘連灘,十船九打爛”的說法,當船工撐船過灘時,纖夫就要在岸邊順著纖道喊著號子拉著船。因而當地才有了獨具特色的”歪屁股船”,在纖夫拉船時,船身才在水中正起來,避免船與船之間互相碰撞。在眾多的勞動號子中,思南烏江船工號子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藝術特色。它既有川江號子雄壯的氣魄,又有湘江沅水號子委婉清麗的韻律,更有云貴高原粗獷質樸的山味。

  楊小幸老師介紹說,烏江號子以前只作為音樂元素出現在歌曲中,而本次創作中,作曲家把烏江號子作為《鹽道》的幕間曲,把音樂元素提升為戲劇元素,讓觀眾身臨其境地感受到烏江的險惡,將艱難的烏江鹽運史通過外化的呈現手法運用到劇目中,在演出現場起到了震撼的效果。

  演戲才能帶活一個團

  貴州文化演藝集團副總經理、貴州省花燈劇院院長、梅花獎得者邵志慶興奮的說,“鹽”造就了這座石階上的古城,積淀了厚重悠久的思南文化。思南是貴州有名的花燈之鄉,因而引來了省花燈劇院,引出了《鹽道》這出戲。作為一個演員,她從10多歲起至今就從未離開過舞臺,演了幾十年的戲,能碰到這樣的好戲,又有幾位“家多寶”對這出戲的盡心盡力,不得不說是她的幸運。

  《鹽道》舞臺總監,原戲劇研究院院長羅新民回望花燈團走過的幾十年坎坷之道不禁感概到:咱們這個團歷經80年代的輝煌,90年代的低落,到今日又重放異彩,要感謝幾代人的堅守。劇中主角田景花只是鹽道上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一個堅守在鹽道上的人。正因為有了她的堅守,才有了田家鹽號的大業,正如田景花的扮演者邵志慶,一直堅守著花燈舞臺,才有了今天的“田景花”!

  十年前的《楓染秋渡》始排初期,劇組需要從其他院團借用工作人員,如演員、演奏員、舞美人員等。經過這十年的不斷打磨不斷演出,在一代又一代的老師們無私的幫助和奉獻下,省花燈劇院帶出了一批新人,具備了獨立制作大戲的實力,無愧于全國地方戲創作重點院團的稱謂,并將一代代堅守著,傳承著....

  這讓曾用禮、潘偉行、張啟賢三位老人非常欣慰,也讓楊小幸、鄧承群、羅新民這一代人重拾信心,更讓堅守在花燈戲里的邵志慶這一代倍感幸運。《鹽道》首演的成功標志著繼梅花獎獲得者邵志慶之后的新一代已初長成,他們在老前輩們的呵護下,在一個個劇目的錘煉中茁壯成長,幾代人相攜相守相傳,共同展望貴州花燈事業明日的輝煌!

作者: 編輯:肖珊
凯发娱乐